业务合作:13803469400

监督热线:0351-4283177

业务邮箱:108117676@qq.com

要  闻| 金融头条| 焦点图| 热点专题| 互联网金融| 高端访谈| 投资理财| 金融小镇

遇见山西

时间:2017年01月22日 09:46 来源:金融频道

首页 > 互联网金融 > 行业
分享到: 评论:

3

  浙江数牛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 寿星林 

      人生注定要遇见山西。遇见一群山西好朋友。

  在《南风歌》中见过先秦时的山西“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凿井而饮,耕田而食,帝力于我何有哉”。在《走西口》的调调里,感受过悲壮的山西。那一首《桃花红杏花白》,那质朴自然的爱情故事,听到人热泪盈眶。但这些似乎都不是现在山西,真实的山西。

  我们生活的这座时空,基本决定了人一辈子大约活不过百年。在有限的时光里,我们到过的每一方水土,见过的每一个人,都与我们的故事有着重要的因果关系。

  我初到平遥时,远方横亘着一座大城。他的气息扑面而来,厚重而苍茫。久居南方水岸的我们,立即被眼前的一片灰色大气所吸引。走上街道,似曾相识,却又完全不同。这座城,不由得会让人想起纳西古城丽江。丽江独有的民俗感与平遥独具的历史感,是完全不一样的滋味。夜宿平遥,居于旧屋,天空背后的大星似遥遥地传递光辉。明初,晋商以北部边塞巨大的军事需求和“开中”盐法的推行为契机,开始经营粮和盐在而崛起。清时,以日昇昌陈氏为代表的票号“汇通天下”。往日辉煌似已不再,然晋商风骨尤存。那一座座院子,一块块砖,一幅幅匾,不可能不延续与传承一些什么。在祁县的乔家,太谷的曹家仍然流传着家族前辈忠义诚信的故事。无论时代之兴衰,政治之更迭,一些深埋在人们血脉深处的东西不会改变。总有一天,会倏然觉醒。

  前几日,我在厦门的环岛路,遥看鼓海屿。这个位置,也许是南方最好的风水。风是海风,阳刚而热烈。而一望无际的水,孕育了南方之岛城。而这几日西湖之畔的杭州,正飘零着清明节后的丝丝缕缕温柔。风是杨柳风。钱塘江像一条大龙的脊梁,横在这个城市的入海口。杭州几乎是一个完美的江南白衣少年,带着剑客的飘然与锐气。我忽然很重很重地想起了山西。那个黄色厚重的地方,让我想起路遥《平凡的世界》中的精神国度。它与我所熟悉的两个城市之风水俱丰完全不同。她是那样沉稳,那样神秘。只有在“难老泉”的温热与永恒中,我才隐隐窥得一些母性的柔软。她更像是一幅以刀笔刻成的版画,入木三分,淋漓尽致。山西缺水,少了一些南方的秀美。山西却有风,那是《大风歌》里的痛快。

  初见山西,是前年冬季,有风无水,只有深彻的冰泠。第一次到太原,望见这座没有太多色彩的城市,心中一片茫然。在一家叫“晋韵楼“的饭店,在这个小小的五谷之地,历史的浮光掠影,让心境象一册书本被缓缓掀开。没来过山西,当不知道面为何物。面食的丰富与多样,创意与构思,让我感觉到这一个城邦的智慧与积累。汾酒之绵柔芳香,将五谷之精,极尽升华,回味无穷。面与汾酒,是最能记录历史,传承道统的载体。某日,当我站在“东湖醋”的窑藏前,我才真正体会了什么是历久弥香。遇见山西,她的表达方式简单而直接。

  二度来晋时,我的合作伙伴来机场接我。以南方人的商务与简洁,我一直觉得打个车就行了。这位后来被我们笑称为“超级律师”的代先生,早早来到机场。他象一位兴奋的少年,上下五千年自豪的讲述着山西的历史与风土。他的真诚与激情,他的超强的学习与融合能力,让我感动。我觉得虽然煤老板不见了,但是山西人没有失去心气,正在悄悄地积蓄力量,完成一次重要的历史脱变。这种力量,是独特的,不一般的,究竟是什么呢?

  另一位友人来自国企。传说中国企领导的样子完全不是他的画像。他谦逊温和,知书达礼。他有一双少年人的明亮的眼睛。他引我早上六点半,去吃“头脑”。在双塔下的一间叫“清和元”的小店,如同杭州望江门一带的老式混饨店。一眼望去,三五老友成堆吃着一种不知姓名的食品,口中米着黄酒,滋味无穷地品味着早晨的悠闲与放松。

  山西博物馆,那座外形似斗似鼎,内部如塔,暗蕴乾坤的建筑里,我遇见了历史长河中的山西。与此相邻的煤炭博物馆,展示了时光长河对山西的馈赠。以煤为主题,将山川河流万物之变化加以具象的表达,也只有在山西了。那天,朋友问我,你有什么感受吗?我呆了一会儿,只说了两个字:时间、空间。那么贯穿时空的线是什么呢?没有亲自去过山西的醋窑,必不能说自已明白醋为何物。没有去过晋祠,必不能说自已知道历史。

  在平遥古城,吃着“碗秃”,品着汾酒。在那座古旧的院落中,我们完成了公司向省外延伸战略的重要会谈。我们笑曰:史称平遥会议。我不禁要问,历史已成逝去,这座城邦未来的道路在哪里?一座沉淀文明浓香的邦国,不可能因为几个煤老板的故去而失去征战的斗志。历史一般以轮回的方式向人类表达它创造的规则。我明白了,原来,事在人为,只要人心在,一切皆可为。我从友人们少年般坚定而自信的目光里找到了那种答案,找到了那条贯穿时空的无形的线。我似看见了一群志向远大,善于学习的少年。我也看到了一个正在走出山西的山西。大清帝师陈廷敬(1639年―1712年)是山西阳城人。这位《康熙字典》的总编,是康熙皇帝最敬重的汉人重臣。像这样的先贤,山西还有很多。也许正是因为血管里流淌的历史,沉淀了晋人骨子里的自信。这种自信,哪怕再经历再多的危机也无法磨灭。如今,这种自信,依然少年。而这种少年的自信正在化做一种自我脱变的力量。山西的少年,没有也不可能只躺在先辈的余荫中陶醉。而必然是在压抑中,积蓄着一种隐隐的暴发。我相信,只要有这种力量在,无论在任何一个历史的节点上,山西不灭。

  当我们隔着一座时空去远观一座城、一群人的时候,我们很难感受到在那块土地上蕴育着怎样的故事与情义。只有我们走到近前,才能真正的发现历史之雄健,城市之雍容,人物之俊美。我想,与山西的缘份,便在于此吧。人生遇见山西,遇见山西的少年们,幸哉!(浙江数牛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 寿星林

(责任编辑:李丽丽)

相关链接

金融头条
热点专题
互联网金融
投资理财

网站声明


山西日报、山西晚报、山西农民报、三晋都市报、良友周报、山西经济日报、山西法制报、山西市场导报、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"山西新闻网-山西日报 "。

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:0351-4281485。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,请发贴至论坛告知。感谢您的关注!

凡本网未注明"来源:山西新闻网(或山西新闻网——XXX报)"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